黯蓝

甘肃,2013

明明孑然一身,却固执的想要去证明自己不是
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“注孤生”吗?

他问我为什么高烧39度看起来状态仍然不错,我想这源于我对自己身体的厌恶。
我讨厌病弱的身体,并用最清醒的意志去对抗它。

你曾用尽全力去温暖的人,今天说他第一次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温暖

不过如此

我害怕一眼就可以看到头的未来

然而我已经看到了我的未来
庸碌一生

什么是血亲?
浓于水的血缘,在年复一年的风霜中被稀释殆尽,然后变质
相亲相爱逐渐成了一场大戏,让人迷惑其中

比起看到陌生人的成功,失败者更不能接受身边人的辉煌,灯光越亮,内心越暗
嫉妒,不甘,怨恨
表面的和平终于支离破碎

亲人带来的伤害,远比陌生人更残酷
鲜血淋漓

如果可以,人生能否只如初见?